【航空专业】|“95后”飞行员志愿者:武汉街头的“摆渡人”

分享到:
点击次数:680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09日20:57:38 打印此页 关闭

航空专业|95后”飞行员志愿者:武汉街头的“摆渡人”

天府航空学院重庆招办

 

image.png

志愿者里的“三人制扩编机组”从左到右为周宇昕、翟晨飞、陈玺

“如果没有疫情,春节假期的那几天,我会抽出空来陪妈妈去珠海南沙湾散散步、踏踏浪,或者到对岸的澳门逛逛街。”翟晨飞说。

1995年出生的翟晨飞2018年从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毕业后进入南航湖北分企业,成为一名飞行员。今年春运前夕,企业安排他到珠海帮飞,春节一如既往地不能回到湖北襄阳老家。于是他和父亲约定,各自陪好各自的妈——父亲留在襄阳陪伴爷爷奶奶,母亲则到珠海去找他。

12.jpg

翟晨飞

父子俩无法料到,这注定将是一个无法付诸实践的约定。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已经织成一片浓密的乌云,悄悄地逼近武汉。

突然停航了

1月上旬,企业忽然通知翟晨飞考英语通信资格,因为珠海没有合适的国际航班,他便返回武汉,在一些国际航班上跟飞。

“那段时间 ,国外对疫情的敏感程度比国内高。印象很深刻的是,飞机降落在泰国曼谷时,在大家的航班上做清洁的工作人员穿着不常见的防护服。”翟晨飞说,“紧接着,企业开始给大家发口罩,要求大家在飞行过程中佩戴。”

对于翟晨飞来说,口罩是十分熟悉的物件,他的飞行包里一直放着两个口罩,用以应对特殊情况,这是他从当飞行学员开始就养成的习惯。

image.png

右一为翟晨飞

122日,翟晨飞执飞了武汉往返北京的航班,在驾驶舱里同他一同操纵飞机的是机长陈玺。翟晨飞和陈玺不会想到,这趟航班将是他们在此后一段时间里执飞的最后一个航班,更不会想到两个人将很快在另外一条“战线”上相遇,并肩奋战。

按照原计划,翟晨飞在123日下午有一趟航班任务。但是那天早晨他起床时,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此后的排班任务都取消了。

“航班虽然停了,但是企业还在运转。除了要求大家每天必须汇报自己的身体情况外,企业开始在线上组织主题党日活动,开展部门的安全教育、技术培训和技术讨论。”

“这样的状态应该不会持续很久吧?”这是翟晨飞当时的想法。

斑马救援团和酒店医护支援联盟

形势没有朝着翟晨飞预想的方向发展,武汉的医院频频传出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此时,翟晨飞发现身边的一些朋友行动了起来,开始组织志愿者团队,动员身边的力量自救救人,守望互助。

image.png

翟晨飞和其他志愿者

斑马救援团是翟晨飞的朋友徐闻闻和卫峰组建的,团队的志愿者们与医院、街道、社区等单位建立联系,了解对方紧缺的物资,然后想办法筹集。“志愿者会先把从各地募集来的物资卸在临时的仓库,再通知有需求的单位来领取。如果对方没有办法来领,大家就自己开车挨家挨户去送。”翟晨飞说。

image.png

医护人员接收志愿者送来的物资

酒店医护支援联盟的创立者肖雅星与翟晨飞年纪相仿,在武汉市区内经营着4家酒店。123日凌晨武汉突然宣布封城后,第二天早晨起来上班的医护人员面对的是一个几乎停摆的城市,上下班通勤成了大难题。肖雅星敏锐地意识到这个问题,提供自己经营的酒店房间,让医护人员免费入住。农历大年三十那天,肖雅星向行业同仁发出倡议,希翼大家联合起来为医护人员提供住宿。她的倡议得到了迅速的传播和响应,一个又一个500人的满员微信群被建了起来,群里都是有意愿向医护人员提供免费住宿的酒店老板,总计能提供1.7万间客房。有的酒店老板已经回了老家,不在武汉,但仍然愿意拿出客房;有些酒店没有员工,老板就亲自上,肖雅星的两间酒店里只有她自己作为工作人员忙里忙外。

疫情期间的武汉,斑马救援团和酒店医护支援联盟分别充当起物资“摆渡人”和“医生驿站”的角色。“志愿者的行动代表着武汉的年轻一代正在努力扛起身上的历史责任,为让城市好起来而倾尽全力。”朋友们的善举让翟晨飞感到振奋,他先是在家里帮忙做些信息的收集和核实工作。随着需要处理的物资数量越来越多,志愿者人手吃紧,翟晨飞开始奔赴现场去干体力活。

工作量最大的时候,翟晨飞和他的伙伴们一天要搬运50吨消毒水、 20吨蔬菜和 10万个馒头。忙碌之中,翟晨飞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每天起床后,就开始奔波于武汉三镇,把物资送到一个个需要的人手中,觉得为这座城市贡献了力量,这种幸福只有做了才能感受到。”

寒潮夜的18000份自热火锅

214日,强寒潮突然来袭,武汉的降温幅度达到了14℃,雨夹雪伴着大风席卷着武汉空荡荡的街头。那天夜里22时左右,一辆装得满满当当的16米长大卡车开到了志愿团队的仓库,车上装着18000份自热火锅。

这些自热火锅将捐赠给驻扎在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的医护人员。寒潮之下,这些火锅来得正是时候。翟晨飞和其他十几名志愿者冲进了雨里,女生一次抬2箱,男生一次抬4箱。大家手里的箱子垒得老高,被风刮得直往后退,站也站不稳。搬完18000份自热火锅后,所有人都精疲力竭,有的席地而坐,大口大口地喝着矿泉水,有的用卫生间的烘手机烘着湿透的头发。一夜辛劳,这些自热火锅第二天就能送到医护人员手上了,想到这里,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气温骤降,也让武汉的一些热心市民担心起驰援武汉的各地医护人员的保暖问题。在得知雷神山医院驻扎着从广州、厦门等南方城市来的医护人员后,一些市民希翼通过志愿者向雷神山医院捐赠一些“暖宝宝”。

image.png

塞满物资的车

翟晨飞和同伴到市民那儿拿“暖宝宝”的时候问起,总共多少个?市民回答:“多少个不知道,我把店里的都买了。”

“市民们是把能买到的‘暖宝宝’都买下了,留在城中的900万名武汉市民,在被帮助的时候也在想办法感恩。”翟晨飞说。

不敢回家的武汉人

“解放大道三把刀,同济协和幺六幺”,到武汉的各家医院送物资是志愿者翟晨飞做得最多的事情。有一次,在给医院送无线电对讲机时,一位接收方医生发来的定位地点是一家酒店,这让翟晨飞感到很疑惑。

与医生接上头后,翟晨飞问道:“医生你怎么住酒店呀?是统一安排的吗?”

医生回答:“大家都住酒店,不敢回家。”

翟晨飞有些诧异,但是慢慢地,他发现身边不敢回家的武汉人越来越多。他的朋友,也是志愿者团队一员的王兆晖便是其中之一。

从武汉封城那天开始,王兆晖几乎每天都在外奔忙。为了不给父母带来风险,他不再回家与父母同住,并且定期到医院验血、照CT检查身体。

后来,王兆晖的外公也出现了发烧的症状,在送医检查后确认没有感染新冠病毒肺炎。还是放心不下的王兆晖在给医院送物资的间隙,为外公送去了制氧机。制氧机送到了门口,家人只开了两扇门中的一扇。王兆晖隔着门与家人匆匆交待了几句,便转身进了电梯,身后传来家人注意安全的叮咛。

志愿者里的“三人制扩编机组”

在参与志愿者活动的过程中,翟晨飞与同企业飞行员陈玺不期而遇。原来,企业飞行部里的两位飞行员前辈陈玺和周宇昕也早早地加入了志愿者的行列。此后,他们仨组成了志愿者里的“三人制扩编机组”,一起开着车到处运送物资。

229日那天中午,河北第四批援鄂医疗队的张医生拨通了周宇昕的电话,告诉他今天河北医疗队的护士长过生日。这个生日很特殊,四年才能过一次,想让他帮忙看看哪里能买到蛋糕。得到消息的“三人制扩编机组”赶紧行动起来,在武汉三镇到处打听能做蛋糕的地方。

“群里的一位志愿者说能在家做蛋糕。蛋糕做好后,大家赶到武昌去取,傍晚的时候送到汉口医疗队驻扎的酒店。”翟晨飞说。一个现做的双层蛋糕就这样穿越半座城市,来到了护士长的面前。“这会是一个令她难忘的生日吧!”

“有时候感觉大家做志愿者活动,就像是在实行航班任务一样,一段接一段,旅客变成了各种物资而已。”翟晨飞对陈玺说。

陈玺觉得这个比喻挺形象的,便接上话:“然后大家把飞行中的严谨和细致,做到自己的防护上来,保护好自己。”

“儿行千里母担忧”

出门当志愿者的事情,翟晨飞告诉了父亲。“我爸是他们单位疫情防控指挥组的成员,某种意义上,大家现在是‘战友’了,所以他更能理解我的选择,支撑我的做法。” 在冲锋一线的时候,做好防护工作、保护好自己成了父子俩新的约定。

但是翟晨飞要求父亲保密,做志愿者的事情不能让妈妈知道。武汉封城后,翟晨飞的妈妈要求儿子每天都要跟她报平安,时不时就会打电话来关心。“我初中毕业后就离开家到武汉来上学,儿行千里母担忧,如果知道我每天出门当志愿者,她肯定提心吊胆,吃不好睡不好。在她眼里,我永远都是孩子嘛。”

为了不露馅,翟晨飞每天出门去做志愿工作前,会在家提前录好几段视频。在外头干活儿的时候,妈妈如果问起来,就发给她“糊弄”过去。“有一次,忙得忘记回复她了。第二天她打电话询问,我只好骗她说昨天在打游戏,她就骂我说怎么能打一天游戏不理她呢。”

武汉人的一天往往是从“过早”(吃早饭)开始的。而志愿者在外面干活儿的时候,吃饭却成了“随缘”的事情。一般情况下,翟晨飞只能就着矿泉水吃些干粮。“吃上热乎饭绝对是幸福的事。之前有位志愿者的妈妈做了武汉豆皮,这曾经是武汉街头巷尾的早餐摊位一定会有的食物,但是大家那天是当晚餐吃的,觉得太满足了。有时候大家去医院送物资,医生会让食堂多做些盒饭给大家,这种互相关心、同舟共济也给大家坚持做下去的动力。”

image.png

武汉街头的物资“摆渡人”

冬去春来

在当志愿者期间,翟晨飞用镜头记录着这座城市以及市民们在疫情中的状态和变化,以纪录片的形式在网络上连载。翟晨飞把纪录片的名字定为《冬去春来》。

在他的纪录片里,大家看到往日里车水马龙的武汉长江大桥在晚霞中静默着,对岸闪烁着灯光的龟山电视塔倒映在静静流淌的长江中。

当志愿者已经一个多月了,天气一天天变得温暖起来,而城市也在一点点回到正轨。“就像那句标语说的:武汉每天不一样。这是一座活力无穷的城市,它的停滞只是暂时的。”翟晨飞说,“最近大家去医院送物资的时候,医生告诉大家现在物资已经不缺了,可以送到其他有需要的地方去,这说明情况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

眼下,翟晨飞觉得该多花些时间把飞行技术复习起来了。他开玩笑地对记者说:“停航了这么久,我都快忘了自己是做什么的了。对于未来的希冀,就是能够起落平安,过好每一天!对了,我还要抓紧时间把在武汉的房子装修好住进去,疫情耽误工期了。”

冬去春来,翟晨飞就要把家安在武汉了。

感谢您的点赞和分享 

素材来源/中国民航网

资讯链接:im体育竞技2020年单招报考指南

核心术语:航空学院航空学校航空专业空乘专业

 

2020考生点击"在线报名"

 

天府航空学院重庆招办

天航尾图023.png

上一条:【航空专业】|东航云南地服部的一线女职工:巾帼奋斗绽风采,铿锵玫瑰别样红 下一条:【航空专业】|2019年度中国公务与通用航空十大资讯正式发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